首頁 » 美腿上的即興藝術:在旅途中放平大腿的時尚設計師Randa Haddadin

美腿上的即興藝術:在旅途中放平大腿的時尚設計師Randa Haddadin
2021/12/10
2021/12/10

Ars Longa, Vita Brevis(生命短暫,藝術永恆),這一理念被古往今來的眾多藝術家奉為他們的精神指引,但卻絕不適用于蘭達·哈達丁 (Randa Haddadin)。

5至20分鐘的創作,然後洗去——她知道自己的作品註定是短暫的,所以她從不擔心作品的保存與售賣。沒有拘束的舒適感帶來的是極大的創作自由,這讓她反而更加專註于創作本身的過程。而她唯一可以保留記憶的方法,就是為這些皮膚藝術品拍一張照片,並與他人分享。

在旅途中放平大腿

眼線筆、墨水筆、彩妝、對皮膚安全的丙烯酸顏料,這些就是蘭達·哈達丁所有的創作工具。是的,她不需要畫布。她的雙腿把他帶到了巴黎倫敦、海灘原野,如果想要畫些什麽,她只需坐下來,然後放平大腿…

用優雅的線條即興畫出自己的旅途,無論是途經的建築、偶遇的動物,還是只有一面之緣的路人、盛開在沿途的花卉,蘭達·哈達丁隨筆般的創作都完美地記錄了那個時刻心靈瞬間冥想之後的悸動與感受。而皮膚即是她最好的創作載體,筆觸的每一分力度與質感,都可以清晰地被自己感知。如此由心至手、再由手至腿,最後又返回內心的創作,就算隨即被洗去,但彼時的觸感卻能夠以一種清醒的涼意,溫存地自我治癒著。

「這不是我餘生想要做的事情」

正如蘭達·哈達丁所說,幾乎每個人都曾在生活中的某個時刻這樣做過,尤其是在孩提時代。不同的是,直到現在為止,她仍然會在手上、腿上、衣服上畫下她想畫的任何東西,從來沒有真正停止過,就像從未真正長大一樣。

蘭達·哈達丁于工作室

蘭達·哈達丁于工作室

現年36歲的蘭達·哈達丁,1985年出生于約旦,2009年獲得約旦安曼大學建築學學士學位,目前居住在在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的迪拜。盡管對視覺藝術的熱愛讓她成長為一位世界知名的時尚設計師,但這位擁有約旦和俄羅斯雙重血統的年輕藝術家卻始終認為自己是一名建築師,只是在用另一種方式,構築著她想要的藝術與生活。

「自己的雙腿」與「前方的世界‍」

任何功成之際的高光都不是一蹴而就的。蘭達·哈達丁曾經花費大量的時間與精力去嘗試不同的表現媒介,從傳統的油畫與水彩,到咖啡與紅酒等非主流選擇,伴隨著接連不斷的挫折與不滿,留下的只有失望與再度被喚醒的勇氣。

時間可以讓人冷靜,也可以迎來冷靜之後的自在。當蘭達·哈達丁發覺自己的線條與筆觸開始變得舒展時,她知道自己等來了心之嚮往的那一刻。2013年,蘭達·哈達丁偶然看到了華倫天奴最新的廣告短片《back then》,瞬間讓她有了創作的沖動。隨後她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分享了她的作品,在引起華倫天奴營銷和公關團隊關註的同時,也成功地將自己推入了時尚圈。

對于一直沈浸于建築領域的蘭達·哈達丁來說,「時尚」是一個令人興奮的新世界,她也因此開始研究更多與時尚相關的主題,相繼與江詩丹頓、迪奧、伊夫·聖羅蘭、阿瑪尼等國際頂級品牌展開了諸多合作,並多次登上了Vogue及其他時尚傳播平臺。

2015年,蘭達·哈達丁移居到希臘,開始了她的皮膚藝術。關于建築、關于時尚、關于旅途的故事全部由一支筆、一雙腿來承載,它們存在過的唯一證據便是她親自拍下並分享的照片。在百萬粉絲的積極反饋與鼓勵之後,屬于蘭達·哈達丁的藝術仍舊簡單至極——「自己的雙腿」與「前方的世界」。

2018年,蘭達·哈達丁搬到了迪拜,她沒有放棄自己的建築專業,也沒有離開自己衷情的時尚界,更沒有停下腳步去記錄她的生活。雙腿之下是雙足,雙足之下是堅實而又幸運藝術之路,所以蘭達·哈達丁從來不是幻想家,她更願意稱自己是一位「用雙腿記錄生活的藝術家」。

蘭達·哈達丁 (Randa Haddadin)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