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時尚插畫大師之一René Gruau

mhw, 2021/12/21

他就是全球最具影響力的時尚插畫大師之一 —— René Gruau

René Gruau

在20世紀,一幅幅落有 「G」字簽名的時裝插畫經常出現在Christian Dior  Balenciaga的廣告頁面上。

張貼在麗都夜總會、紅磨坊門口,也曾登上《Fémina》、《Vogue》等老牌時裝雜誌。

René Gruau只以腦海中構想出來的, 寥寥幾筆和洗練色塊, 就道盡巴黎曾有的優雅和詩意

重現了上世紀巴黎女郎的婀娜魅影。

「時光不淡濃墨,潮流不洗風格」受到浮世繪及中國水墨畫的影響。René Gruau的時尚插畫,完全可以用這樣一句話來形容。

他將女性高貴冷艷,典雅之美幾乎刻畫到了極致的地步。且經典作品總是歷久彌新,永遠為後人提供數之不盡的創意靈感。

1909年,René Gruau出生在義大利的海邊城鎮裏米尼。父親是義大利貴族,母親來自法國,童年時的他生活富足。

美麗的母親時常帶領著他出入社交場所裏女人們的私人試衣秀和高級時裝屋的更衣間。

這讓René從小便遊走在精緻的上層生活與美麗的華服之中。

15歲那年,父母離異。于是René Gruau便選擇跟隨母親並更名繼承了母親的姓氏Gruau。

這才有了日後那個用黑墨水塗抹的星冠下的大寫「G」簽名。

這一標簽使René Gruau不僅成為了勞斯萊斯汽車上的定製銘牌,伴隨年輕時代的他遊歷歐洲。也成為了二戰後法國時尚圈重獲榮耀的歲月印證。

沒有受過傳統繪畫訓練的René Gruau, 完全是憑借著自己的想象力和才華,來彌補他在繪畫技能上的缺失

但也正因如此,René才開創了自己個性鮮明的風格,並使得他的畫作在插畫歷史的長流中顯得獨樹一幟,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愈加有韻味。

後來通過一位在米蘭時裝雜誌《Lidel》,做設計的家族好友幫助,他才嘗試著以繪製插畫謀生。

當20歲的René來到巴黎時,他已經成為《Fémina》、《Vogue》、《Marie Claire》等雜誌的職業插畫師。隨著德軍炮火迫近巴黎,《Marie Claire》雜誌將總部搬遷到裏昂。他也隨之遷居到了那裏。

1940年代,他曾短暫居住紐約為《Harper's Bazaar》工作,然而好萊塢的浮華世界,顯然留不住一顆來自歐洲舊世界的心。

此後幾年,他搬到戛納,開始為一些當時的著名時裝屋,如:Pierre Balmain、BalenciagaGivenchy和Rochas作畫。

時裝插畫師所做的事情不同于攝影師。 他們不需要依賴光線與機械設備的成像關系,抑或場景、道具和模特的組合。卻完全可以自大腦中構思畫面,為特定的時裝藝術風格恰當定位。在René Gruau風格形成的年代,時裝插畫是廣告的主要呈現形式。

同時代的插畫師們,熱衷于使用精緻的鉛筆線條和柔美的水彩顏色。追隨這股流行潮無疑是成功的快捷方法,但René Gruau卻沒有走捷徑。

他偏好濃重的大色塊,和粗獷的碳粉線條。這種濃鬱強烈的視覺風格,正是繼承自19世紀末期的巴黎藝術家。

Dior先生正在畫時裝手繪

René Gruau的鼎盛時期始于他在二戰後,與Christian Dior的相識。

正如那個時代大部分服裝設計師一樣,Dior先生本人也可算是位時裝插畫師。兩人在審美上的「心心相印」,不僅為René Gruau找到了繪畫上的靈感繆斯,甚至也影響了Dior的設計走向。


也正是在René Gruau的勸說下,Dior先生接受了面料業巨頭Marcel Boussac的贊助。這才有了Dior時裝屋1947年那個被後世譽為經典的「New Look」系列

Dior 「New Look」

法國人需要在二戰的挫折中找回往日的驕傲,而René Gruau與Christian Dior,也需要找到一個靈感畫面,讓人們重新回憶起法國式的美麗時光中。

那些掐著細腰身煙視媚行的女人形象,「New Look」可謂是「時勢造英雄」。

當年為Miss Dior香水創作廣告插畫, René Gruau憑借的只是設計師本人對香氛的描述以及嗅覺記憶。那只天鵝就這麽應運而生!

在為Dior尼龍絲襪創作的插畫中,他以曼妙線條描繪,如同被絲絨圍繞的一雙纖長美腿,塑造出一種無畏的優雅。

René Gruau完美運用了自己對線條與色彩的控製力,詮釋著自己 「用一條單線勾畫出尺寸、高貴和質感」的插畫風格。

一直到1970年代,他為紅磨坊和麗都夜總會繪製的海報,仍是那個時期巴黎末世夜生活的視覺標記。

毫無疑問,René Gruau是 第一個用插畫將時裝轉換成藝術作品的人

一根靈動的線條,一道嬌唇上的高光,一抹紙上的淡彩,便足以表現出優雅與貴族氣質。


即便是日漸成熟的時裝攝影作品,也不能夠取代他畫筆中,呈現出的夢幻情境。

她們靜若處子,動如脫兔,舉手投足間散發出經過歲月浸潤的味道。她們是高傲的自信且強大的氣場。

完美地詮釋了「唯我獨尊」的含義,讓人不惜拜倒在她們的石榴裙下。

創造任何一種美,除了天賦凜然也同樣需要反復鉆研,而所有的一切,只為呈現出這些極致的美。


用戶評論